• read_image.jpg
  • 2.jpg
  • 1
  • 2
   >>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中卫文明网 -> 爱国主义教育   今天是:
一个写满故事的地方——红色遗址关桥堡的“前世今生”
中卫文明网  www.zhongweiwenming.cn  发表时间: 2021-06-28     

  全媒体记者 马进军 房媛 吴小龙

  关桥因明代修建“官”桥得名。

  这个位于海原县东北部,处在海原、同心、中宁、沙坡头4县(区)交界的地方,注定不同寻常。

  1936年11月1日,在关桥堡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这次会议在有关党史资料中被称为“关桥堡会商”或“关桥堡会议”。如今,在关桥华润希望小镇,原址上建成的“关桥堡会议遗址”内,红军用过的衣帽、木桶、粮袋、马鞍、大刀等,成为党员干部追寻红色记忆,传承革命基因的生动教材。一口“红军井”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向来人无言地诉说着关桥堡的“前世今生”。

  今年60多岁的关桥乡关桥村村民田玉祥,脸上刻满岁月的痕迹。每天闲下来的他,总喜欢来到“红军井”旁深情地凝望,向来访和参观者不厌其烦地讲述“红军井”的故事,讲述“关桥堡会议”的历史,讲述村民脱贫致富的故事。

  这是一块红色的热土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宁夏是一块红色的热土。”

  宁夏得名,始于西夏平定。公元1227年,元朝灭西夏后,改名“宁夏”,含有平定西夏、稳定西夏、西夏“安宁”之意。

  当年,红军长征途经宁夏,成就了“不到长城非好汉”的革命精神。红军西征宁夏,宁夏成为红军西征的大本营和主战场,在宁夏建立了我国第一个县级回族自治政权——豫海县回民自治政府,成为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最早实践地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萌芽。

  而位于宁夏中南部的海原县,同样是一块红色的热土。

  这里,是红军西征的主战场之一,是海打战役和关桥堡伏敌计划的核心区,红军的足迹踏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留下了众多红色革命遗迹,为海原烙上了深深的红色印记。

  1934年10月,由于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主力被迫实行战略转移,开始长征。经历了雪山、草地的艰难跋涉,不断冲破国民党的围堵和追击。

  1935年10月,红一方面军率先到达陕甘根据地。为了让革命的火种尽快播撒在西北大地上,中共中央决定发动西征战役。

  1936年5月18日,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联名发布了西征战役计划,由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颁布了西征命令,正式成立中国工农红军西方野战军,彭德怀任西方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

  西方野战军的主要任务:一是创造西方新的革命根据地;二是迎接红二、红四方面军出草地北上;三是打通同苏联的联络。

  从1936年6月10日至11月中旬撤出海原,红军在海原县境内的七营、韩府、郑旗、撒台、史店、曹洼、脱烈、红羊、西安等地共组织大小战斗10余次,胜利实现了举世瞩目的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宣告了国民党军队围追、堵截、聚歼阴谋的彻底破产,推动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

  西征红军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几乎走遍了海原全境,在这里播撒下了革命的火种,先后有200多名回汉青年参加红军,走上了革命道路。西征红军和红二、红四方面军在海原战斗期间,还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建立回民自治政权,在海原的高崖、李旺巩固区和关桥游击区建立了基层人民政权、成立了农会,建立了群众自己的武装力量——村、区游击队,并经西征军总部批准成立了回民独立师。

  意义重大的“关桥堡会议”

  “关桥堡会议”是一次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会议。

  1936年10月,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在西吉将台堡会师。

  在红军三大主力会师间隙,以占领整个宁夏,巩固扩大根据地,打通国际通道为目标的“宁夏战役计划”出炉。这是中共中央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

  然而,握有红四方面军指挥大权的张国焘对占领宁夏不感兴趣,念念不忘向西建立“甘北根据地”,屡屡以中革军委的名义“假传圣旨”,擅自改变作战计划。对此,彭德怀有所察觉,及时向中央进行反馈。

  10月24日,国民党军向执行宁夏战役计划的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和第五军发起猛烈攻击,红军阻击阵地被突破,打乱了宁夏战役计划。鉴于敌情变化,10月27日,彭德怀提出以击破南敌为目的的《海(原)打(拉池)战役计划》,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同意批准了这一行动计划。但张国焘又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致使海打战役计划未能实现。这对阻滞国民党军北上、重新恢复河东河西部队的联系产生了不利影响。

  鉴于此,按照中央电令,红军总部首长朱德、张国焘,红二方面军首长贺龙、任弼时及西方野战军司令员兼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彭德怀等于11月1日,赶到海原县关桥堡参加会议,解决统一指挥问题。

  为了保障这次会议顺利召开,各方面在向关桥堡战役途中与尾追、堵截的国民党军发生“古西安州张湾战斗”“鸡窝山战斗” 等多次战斗。其中,贺家堡战斗歼灭了国民党军前卫的两个团,是自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以来的第一个胜仗,胜利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了红军各作战部队,极大地鼓舞了红军的士气。

  11月1日下午,朱德、张国焘、彭德怀、贺龙、任弼时、刘伯承等齐聚关桥堡红军总部驻地,举行了三军会师后的第一场军事会议。

  而在会议前夕,一个秘密会谈已经开始。由于张国焘的错误行径,已经严重威胁到中央的战略部署决策。在中共中央的委托下,共产国际代表张浩(林育英化名)与张国焘进行了一场单独谈话。张浩指出了张国焘的错误行径和造成的严重后果,传达了中共中央对其的处理结果。

  出于对张浩的敬重,张国焘接受了中央的处理结果,主动交出红四方面军的指挥权,为关桥堡会议随后顺利召开奠定了坚实基础。

  关桥堡会议上,张浩传达中共中央关于对国民党“南敌”作战的指示精神;宣布中共中央关于红军前敌总指挥部等人员任免:中革军委任命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任弼时任政治委员,刘伯承任参谋长;会议研究并总结了海打战役计划的实施情况,决定放弃海打战役计划,主张打击胡宗南部,实施关桥堡伏敌计划。

  关桥堡会议解决了党的团结统一和红军的统一指挥问题,成为中共党史和红军军史上的重要转折点,为后续的战役坚定了胜利的基础。直到几十年后,当宁夏党史专家何新宇在北京采访部分健在的将军时,他们都对关桥堡会议记忆犹新。

  一个今非昔比的地方

  “吃水不忘挖井人。”田玉祥说:“1936年9月至11月,彭德怀、徐海东、程子华等曾在这里居住。西征红军进驻后面临最大的困难就是生活用水,当时关桥堡有几口井,但水量不大,老百姓用水多是窑里存的雪水、雨水及河道的苦咸水。”

  为了解决用水困难,红军到处寻找水源,终于在村子东南一口遗弃多年的老井里掏挖出了清澈甘甜的井水。通过修缮,老井水成了村里的主要水源。红军走后,乡亲们为了纪念对红军的深情厚谊,将老井命名为“红军井”。直到2015年,家家户户通上了自来水,“红军井”才“光荣退休”,并被保护起来,成为红色遗址。

  田玉祥说:“80多年前,红军让我们吃上了甜水。如今,共产党让我们脱了贫,过上了富裕的好日子。共产党的恩情,我们永世不能忘!”

  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把各族人民共同利益作为一切奋斗的出发点、着眼点和落脚点。这是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

  一路走来,海原、关桥人民与全国人民一样,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以其昂扬的斗志,攻坚克难,开拓进取,用勤劳的双手和智慧创造着人间奇迹。

  关桥村田仕俊、冯彦录等村民,祖祖辈辈靠着几十亩薄田,看着“老天爷”的脸色过活。在这里,因为干旱缺水,瓦蓝晴朗的天空带给他们的不是喜悦,是忧愁。这些年,在党和国家一系列扶贫政策的支持下,在各级党组织、干部的帮扶下,关桥乡激发内生动力,变“输血式”为“造血式”扶贫,围绕华润产业帮扶中心,打造蔬菜基地、拱棚甜瓜基地,发展牛产业、瓜产业、香水梨产业、小杂粮产业。田仕俊、冯彦录等广大农户因此走上了畜牧养殖脱贫致富之路。现在,田仕俊家有10头牛,20多只羊,每年纯收入过5万元。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现在的好日子。”这是田仕俊、冯彦录等村民掏心窝子的话,也是中国各族群众的共识。

  海原,曾是苦瘠甲天下“西海固”的重点区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之一,被国务院确定为国家级贫困县。实现脱贫梦是困难地区人民群众对幸福生活的恒久守望,是穿越无数苦难的执着梦想,更是海原人民百年不改的美丽初衷。

  忆苦思甜,田仕俊、冯彦录等村民有说不完的故事,讲不完的发展变化。

  田仕俊门前是关桥村村部,曾经“没眼看的地方”,现在成了田仕俊及全村人最喜欢聚集的地方。自从2016年华润集团定点帮扶海原县后,投资1.3亿多元在关桥村建设了海原华润希望小镇。短短2年多时间,村里273座危房进行了改造翻建,集中建设安置院落20个,沿街建成197栋商住楼。

  在华润帮扶车间,缝纫机“哒哒哒”的响声此起彼伏。在家门口就业的周宏霞等80名农村妇女,既照顾了孩子、老人、家庭,也有了一份旱涝保收的收入。眉头疙瘩舒展的她们,自信了、欢快了、更美了。

  2020年3月4日,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正式批复,同意海原县脱贫退出国家级贫困县序列。关桥乡也完成了69户261人剩余贫困人口的脱贫任务,实现了全乡现行标准下贫困人口清零的目标。

  ……

  彼时西征,此时新征;不忘来路,开辟新路。

  走进关桥,一个今非昔比的好地方。

  走进关桥,追寻红色记忆,传承革命基因,赓续红色血脉,谱写更美好的未来。

>>> <<<
【编辑】:
【责任编辑】:
【稿件来源】: 中卫日报
回到首页】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主管:中卫市委宣传部 主办:中卫市文明办
技术支持:宁夏新传媒有限公司(宁夏新闻网) 宁ICP备17001300号-1

宁公网安备 64050202000126号